您好,欢迎访问张韶轩博客!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深圳红岭中学史評類·《史通》 文溯鉤玄0093-新民广场不设防

全部文章 admin 2018-06-13 42 次浏览
网站分享代码
史評類·《史通》 文溯鉤玄0093-新民广场不设防
一、四庫提要
○史評類
△《史通》·二十卷(內府藏本)
唐劉子玄撰。子玄本名知幾,避明皇嫌名,以字行。彭城人。弱冠擢進士第,調獲嘉尉,遷鳳閣舍人,兼修國史。中宗時擢太子率更令,累遷秘書監,太子左庶子,崇文館學士,開元初官至左散騎常侍。後坐事貶安州別駕,卒於官。事蹟具《唐書》本傳。此書成於景龍四年。凡內篇十卷,三十九篇;外篇十卷,十三篇。蓋其官秘書監時與蕭至忠、宗楚客等爭論史事不合,故發憤而著書者也。其內篇《體統》、《紕繆》、《弛張》三篇,有錄無書。考本傳已稱著《史通》四十九篇,則三篇之亡,在修《唐書》以前矣。內篇皆論史家體例,辨別是非。外篇則述史籍源流,及雜評古人得失。文或與內篇重出,又或牴牾。觀開卷《六家篇》,首稱自古帝王文籍卢天明,外篇言之備矣。是先有外篇,乃擷其精華以成內篇,故刪除有所未盡也。子玄於史學最深,又領史職幾三十年,更歷書局亦最久。其貫穿今古,洞悉利病,實非後人之所及。而性本過剛,詞復有激,詆訶太甚,或悍然不顧其安。《疑古》、《惑經》諸篇,世所共詬,不待言矣。即如《六家》篇譏《尚書》為例不純;《載言》篇譏左氏不遵古法;《人物》篇譏《尚書》不載八元、八愷、寒浞、飛廉、惡來、閎夭、散宜生,譏《春秋》不載由余、百里奚、范蠡、文種、曹沫、公儀休、甯戚、穰苴,亦殊謬妄。至於史家書法,在褒貶不在名號。昏暴如幽、厲奇幻仙园,不能削其王號也。而《稱謂》篇謂晉康、穆以下諸帝,皆當削其廟號;朱雲之折檻,張綱之埋輪,直節凜然。而《言語》篇斥為小辨,史不當書;蘧瑗位列大夫,未嘗棲隱狂狮少帅,而《品藻》篇謂《高士傳》漏載其名;孔子門人,欲尊有若,事出《孟子》,定不虛誣王宣琳,而《鑒識》篇以《史記》載此一事,其鄙陋甚於褚少孫。皆任意抑揚,偏駁殊甚。其他如《雜說》篇指趙盾魚飧别让情两难,不為菲食,議《公羊》之誣。並州竹馬,非其土產,議《東觀漢記》之謬,亦多瑣屑支離。且《周禮》太史掌國之六典,小史掌邦國之志深圳红岭中学,則史官兼司掌故,古之制也。子玄之意,惟以褒貶為宗圣熙贵族学院,餘事皆視為枝贅。故《表曆》、《書志》兩篇,於班、馬以來之舊例,一一排斥蓝旖琳,多欲刪除,尤乖古法。餘如譏《後漢書》之采雜說傅羽佳,而自據《竹書紀年》、《山海經》,譏《漢書·五行志》之舛誤,而自以元暉之《科錄》為魏濟陰王暉業作,以《後漢書·劉虞傳》為在《三國志》中。小小疏漏,更所不免。叶竟生然其縷析條分,如別黑白。一經抉摘,雖馬遷、班固幾無詞以自解免。亦可云載筆之法家,著書之監史矣。自明以來尚爱兰,注本凡三四家,而訛脫竄亂,均如一轍。此本為內府所藏舊刻,未有注文,視諸家猶為近古。其中《點煩》一篇,諸本並佚其朱點,此本亦同。無可校補,姑仍之焉。
二、作者介紹
劉知幾(661-721):唐史學家。字子玄,彭城(今江蘇徐州)人。永隆元年(680年)進士。武后時歷任著作佐郎、左史等職,兼修國史。中宗時參與編修《則天皇后實錄》。玄宗時官至左散騎常侍,後被貶為安州(今湖北安陸)都護府別駕。生平專攻史學,通覽各史,能分析其利弊得失;又屢任修史之責,深知官設史局之流弊。他認為史家續兼“史才”、“史學”、“史識”三長,而尤重視史識。對著史強調直筆,提倡“不掩惡,不屬善”、“愛而知其醜,憎而知其善”的態度。所著《史通》,是中國第一部史學評論專書,對歷代史書及其體例的評論尤詳。

劉知幾
三、原文選讀
直筆
夫人稟五常,士兼百行。邪正有別,曲直不同。若邪曲者,人之所賤,而小人之道也;正直者,人之所貴,而君子之德也。然世多趨邪而棄正,不踐君子之跡,而行由小人者,何哉?語曰:"直如弦,死道邊;曲如鉤,反封侯。"故寧順從以保吉,不違忤以受害也汪姐私房菜。況史之為務,申以勸誡,樹之風聲。其有賊臣逆子,淫亂君主,苟直書其事,不掩其瑕,則穢跡彰於一朝王达武,惡名被於千載。言之若是,籲可畏乎!
夫為於可為之時則從,為於不可為之時則凶。如董狐之書法不隱,趙盾之為法受屈,彼我無忤,行之不疑,然後能成其良直,擅名今古。至若齊史之書崔弑,馬遷之述漢非,韋昭仗正于吳朝,崔浩犯諱于魏國,或身膏斧鉞,取笑當時;或書填坑窖,無聞後代。夫世事如此,而責史臣不能申其強項之風,勵其匪躬之節,蓋亦難矣。是以張儼發憤,私存《嘿記》之文;孫盛不平,竊撰遼東之本。以茲避禍,幸而獲全。足以驗世途之多隘,知實錄之難遇耳。
然則歷考前史,徵諸直詞,雖古人糟粕,真偽相亂,而披沙揀金,有時獲寶。案金行在曆,史氏尤多。當宣、景開基之始,曹、馬構紛之際,或列營渭曲,見屈武侯;或發仗雲台,取傷成濟。陳壽、王隱,咸杜口而無言;陸機、虞預,各棲毫而靡述。至習鑒齒乃申以死葛走達之說,抽戈犯蹕之言,歷代厚誣,一朝如雪。考斯人之書事,蓋近古之遺直歟?次有宋孝王《風俗傳》、王劭《齊志》,其敘述當時,亦務在審實。案於時河朔王公,箕裘未隕;鄴城將相,薪構仍存。而二子書其所諱,曾無憚色。剛亦不吐,其斯人歟?
蓋列士徇名,壯夫重氣夏佐直播间,寧為蘭摧玉折,不作瓦礫長存。若南、董之仗氣直書,不避強禦;韋、崔之肆情奮筆,無所阿容。雖周身之防有所不足,而遺芳餘烈,人到於今稱之。與夫王沈《魏書》万沛鑫,假回邪以竊位;董統《燕史》刘浥尘,持謅媚以偷榮。貫三光而洞九泉,曾未足喻其高下也。

站点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