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张韶轩博客!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淳安二中女子喝的饮料被人做了手脚,喝下去后…-来看小说呗

全部文章 admin 2018-08-31 65 次浏览
网站分享代码
女子喝的饮料被人做了手脚,喝下去后…-来看小说呗
叶沉走下飞机,看着江北繁华的街道深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五味杂陈。
三年前,叶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浩劫,叶沉被秘密送到外地,才保住一条性命。
为了生存,他过的比狗都不如。
在他饥寒交迫,快要饿死的时候,一个神秘老人喂他吃了一枚金丹,并收他为徒,将自己一身国术传授于他。
后来,叶沉才渐渐知道,这位老者竟是一个即将踏破虚空的修仙者!
“一枚金丹吞下腹,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这次归来,叶沉定要这些曾轻辱过自己的人,全部付出代价!
蓦然一口浊气吐出,仿佛叶沉心中的杀意凝结成实质一般,化作一条白色长链冲向长空。
“喂,小子,瞎看什么呢?”
“滚一边去,没看见自己挡路了吗?”
前方走来一群黑衣保镖,簇拥着中间一个绝美少女。
纵使叶沉随师父在国外修行时,见过无数异国美女,此刻也不禁驻足多看了几眼。
这少女面色清冷,发.育却好到了极点,身穿一身洁白的轻薄衬衣,将曼妙的身材衬得紧绷绷的,让人不禁心疼这衬衣是否能挡住主人的.波.涛汹.涌。
细细一闻,甚至还能闻到少女飘来的淡淡奶香,让人有将其抱在怀里细细品.味的冲动。
天使的面孔,魔鬼的身材。
叶沉不禁感叹,还是自己国家的妹子质量高。
外国大洋马和华夏的姑娘比起来,简直就是鬼佬。
少女身边的两个保镖见叶沉一身土到掉渣的装扮,目光里尽是掩饰不住的不屑。
他们虽然是保镖,可也是一身的名牌,一套衣服加起来都有几十万。
面对叶沉这样的穷逼,有一股天生的优越感。
少女注意到叶沉的目光,有些讶然,并没有感到生气。
她感觉到,叶沉的目光里只是单纯的欣赏,如同看见一件精美绝伦的瓷器。
但是少女身旁的保镖却忍不住了,再次恶狠狠的瞪向叶沉。
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这么色眯眯的看着我们陈家的大小姐?”
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你自己是什么东西也不照照,你这种吊丝这辈子也不会和我们小姐有交际范金克尔!”
“再看,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挖下来?”
叶沉听到他的话,微微蹙了蹙眉。
倘若是在国外,有人胆敢这么对他说话,早就被一拳打成碎肉了。
是伟大的祖国救了你们一命。
“别说了,他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“我们走吧深邃哥。”
保镖中间的少女轻启朱唇,温婉的向叶沉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。
叶沉神色一怔,而后也冲她微微点头,收回目光,继续向前走。
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剧烈的刹车声。
然后就见一辆路虎里走下几个大汉,其中一个手持一把自制AK47,狞笑着冲着少女的方向一顿扫射!
“突突突……”
路边的行人看见这突发的一幕,吓得当即尖叫着四处逃散。
少女的保镖被这一顿突发的扫射,打死了七七八八。
剩下的几个完全放弃了他们要保护的目标,哪还有一开始对叶沉的趾高气扬,此时只恨爹妈少生条腿,跑的比谁都快。
“哈哈哈,小美女,你就是陈子涵了?”
“走吧,和哥哥们兜个风去如何?”
几个大汉坏笑着,将陈子涵围在中间。
陈子涵面色苍白的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“你他妈管这么多干嘛,让你走你就走!”
说着,其中一人一把扯住陈子涵的头发,硬生生的将她拽进了路虎车内,扬长而去,最后驶进一家废弃工厂里。
“看你人不错,便救你一命吧。”
叶沉看着眼前的建筑,自言自语道,一枚刀片被他夹在两指之间。
里面的环境非常昏暗,叶沉悄悄走进去,隐隐可以看见陈子涵颤抖着跪在角落,全身绑得死死的,眼角还有泪痕,灰头土脸,很是狼狈。
这不妨碍她的动人,反而给她平添了股撩.动男人心弦的诱惑。
“妈的,这次动作这么大,估计很难收尾啊,不过为了这个小妮子,还是值得!”
啃着鸡腿的壮汉邪恶看向陈子涵,说话时,脸上的刀疤异常狰狞的蠕动起来,如同一条巨大的蜈蚣。
“有钱人家的小姐就是金贵,老子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水嫩的小妞。”
“大哥,杀她之前,让兄弟们爽.爽如何?”一个色眯眯的汉子笑道,吓得陈子涵美目圆睁,红了眼圈。
“你们别杀我,你们需要钱吗?我可以写信给我爸爸……”陈子涵说话时,语气里甚至带着哭腔。
刀疤脸汉子听到这娇柔的声音忍不住爆了个粗口,当即起了生.理.反应。
“他妈的,真是极品桐敷沙子。”
“不过,我可不喜欢用.强,哈哈哈!”
刀疤壮汉狞笑着,随手取出一粒.药.塞进了陈子涵的樱唇里。
陈子涵吃下.药,很快,便感觉头晕目眩,眼前的人都带着重影,一股燥.热从她小腹一直蔓延道全身。
这种奇怪的感觉,让她禁不住娇.喘一声,很是痛苦。
没过一会儿,她的全身都泛起诱.人的绯红。
“美女,什么感觉啊。”刀疤脸汉子兴奋的舔了舔嘴唇。
“热……好难受……”陈子涵晃了晃脑袋,喃喃道。
“放心一会儿哥哥让你舒.服。”
另一个色眯眯的汉子显然已经没了耐心,猴急道:“大哥,别废话了,干正事吧!”
说完,他的手忍不住就要去脱.陈子涵的衬衣。
“住手!”
叶沉暴喝一声,手中刀片闪电般的飞了出去,当即在色眯眯汉子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线。洪震南
这汉子捂着脖子不断喷射出的鲜血,一头倒在了地上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“你是什么人?!”刀疤脸惊怒道。
叶沉冷漠的看着他,没有解释。
他不喜欢和要死的人废话。
“搞死他,妈的,老子要把他碎尸万断!”
刀疤脸怒喝一声,几个壮汉均顿时气势汹汹的朝着叶沉冲了过来。
陈子涵呆呆的看着叶沉的身影,急的都快哭了,娇躯不停的颤抖。
里面一共有七个人,一把自制AK47。
怎么看叶沉都是羊入虎口。
“你怎么来了?”
“你傻了吗,快走啊,你不是他们的对手!”
陈子涵和叶沉素未谋面,不想他为自己送命。
叶沉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目光。
随后,叶沉走向他们,如同闲庭漫步一般。
每到一处,都必定会有一声惨叫。
转眼间,刀疤脸的同伴全都哀嚎着躺在地上,非死即残。
“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吗?”
叶沉擦了擦拳头上沾上的血迹,满脸的失望。
“我日,这还是人吗?”
刀疤脸大汉早就看呆了,难以置信盯着叶沉的身影,下意识就要去摸手边的AK。
还没等他摸到,叶沉的刀片就已经飞了出去,划过他的手腕,挑开了他的手筋!
“啊啊啊——”
大汉捂着手腕,哀嚎出声,疼得涕泪横流。
陈子涵看傻眼了,叶沉出手不多,每一拳都必定击垮一个人,拳拳致命美一天美发网,并不精彩,但恐怖异超装备小子常。
手下没有几百条人命,是练不出这种杀人技巧的。
她不禁想起了一位修炼国术的前辈曾说过的话:
“何为国术?”
“只杀人,不表演,方为国术!”
望着叶沉的身影,陈子涵大口喘息着,感觉全身如同燃起了一团烈火,忍不住开始撕扯起自己的衣服。
“帮帮我……”
陈子涵迷离的目光和鲜红的朱唇,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。
陈子涵目光迷离,望着叶沉的眼睛,心头蓦地一跳。
叶沉的俊朗,不是鹿晗那般阴柔的美,而是成熟男人的阳刚。
这三年叶沉为了追求武道巅峰,爬冰卧雪,攀登山岳,血战雇佣兵战场,拳下亡魂无数,自然有一种独特的气质。
陈子涵的美目不禁有些痴了。
叶沉忽然发觉陈子涵看自己的目光,有些怪异,不禁愣了愣。
就在这关头,陈子涵猛然看见叶沉身后,一个倒地的大汉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悚然对向叶沉的后脑。
“小心!”陈子涵吓得惊呼出声。
叶沉同一时间,也转过了头。
持枪的大汉当即狞笑出声:“小子,你不牛逼吗?啊?把手给老子举起来,不然,老子打爆你脑袋!”
叶沉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样,朝他走了过去。
大汉见他面色不变,吓得手都开始发抖,嘶吼道:“你他妈的别过来,再过来老子开枪了!”
面对这个强大如神佛般的少年,他绝不敢让其近身。
叶沉的脚步丝毫没有停顿,反而饶有兴趣的开口道:“你说,是你的枪快,还是我快?”
大汉听到这话,大脑都懵了。
这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?
人的动作再快,怎么可能比得过子弹?
“你别以为有一身功夫,就能天下无敌了,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毙了你?”大汉怒道。
“那你开枪啊!”叶沉也大吼一声。
这一声仿佛虎豹雷音,震得大汉全身发抖,下意识扣动了枪机。
砰!
一声枪响。
“啊——”
听到子弹出趟的爆裂声,陈子涵尖叫一声,闭上了眼睛,不敢去看接下来的画面。
叶沉再强,也抵不过子弹啊!
可是,当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时,却惊愕的发现叶沉并没有倒下。
而是伸出了手。
开枪的壮汉仿佛看见这辈子最恐怖的画面,嘴张成了“O”形,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。
叶沉张开手掌,一颗子弹叮当一声,摔在了地上,清脆的声音在废弃的工厂内极为刺耳。
“现在你明白谁快了吗?”叶沉轻笑道。
开枪的壮汉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恐惧,直接翻了个白眼,晕死了过去。
刀疤脸更是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当叶沉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时,他只觉丹田一热,当场被吓尿了。
然后他跪在了地上,对着叶沉疯狂的磕着头,仿佛看见了下凡的天神一般!
磕了几下,他便软绵绵的倒了下去。
叶沉一刀割断了他的手腕,就算不杀他,失血过多也足以要了他的命。
叶沉不再理会这群人,手指一划,割开了陈雨涵身上的绳子,关切的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陈子涵这才回过神,赶紧摇头,像个小拨浪鼓一样。
“我的事,不要告诉警察。”叶沉留下这句话,便欲离开。
他并不想让警察知道太多,这会给他带来不少的麻烦。
就在这时,叶沉听见身后的陈子涵嘤咛一声,很是痛苦。
叶沉回头一看,只见她全身的肌肤,都如成熟的蜜桃般鲜红,脸上更是烧的都要滴出血一般。
叶沉赶紧走过去,一摸她的脸,烫的吓人,这样下去,她必定会被邪火攻心,命不久矣。
这群人也太阴狠了。
一碰到叶沉,陈子涵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直接像八爪鱼一般缠在了叶沉的身上,仿佛抱住叶沉她就会舒服很多。
陈子涵的身材极好,全部压在叶沉的身上,即使叶沉道心坚若磐石,也禁不住呆了呆。
还真是个妖精。
陈子涵抓住叶沉失神的机会,直接将樱唇凑上去,吻住了叶沉的嘴唇,头脑已经近乎失去了理智,只想发泄一通。
陈子涵的初吻,就这么献给了叶沉,品尝着这送上门的美人.香,叶沉几乎是用圣人般的自制力,才一把推开了她。
如果这里是宾馆,叶沉绝对当场献.身,可惜外面都是警察,显然不是办事的地方。
看着陈子涵软绵绵的在地上,叶沉长长叹了一口气,在自己手指上划开一个伤口,将手指塞进了陈子涵娇嫩欲滴的樱唇之中。
叶沉的身体被他师父改造过,百毒不侵,他的血更是能解天下任何一种毒药。
陈子涵本能的吸吮着叶沉的手指,片刻后,她的美眸里渐渐恢复了清明。
“我在干什么啊?”
感受着自己正不停吸吮着一个男人的手指,她像受惊的兔子一般推开了叶沉的手,不停的喘着粗气。
“我都做了什么?”
陈子涵想起刚才自己狂热的样子,面上再次燃起一抹羞意。
我居然做出这么羞.耻的事?
陈子涵自己都不敢相信,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“看来你没事了。”
叶沉没有调戏小姑娘的念头,见她的毒已经解了,便准备离开。
“等,等一下!”陈子涵急道:“恩人,能不能告诉我您的名字?”
叶沉脚步一顿,而后道:“我姓宫。”
陈子涵懵了:“宫?”
叶沉若有其事的点头说:“对,熟人都叫我老宫,下次你也这么叫我就好了。”
叶沉说完,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陈子涵的视线中。
“还有人姓宫?好奇怪啊……”陈子涵喃喃自语道。
“老宫……”
“老公?”
说道这,陈子涵娇躯一颤,羞得不禁全身剧烈的发抖。淳安二中
叶沉刚跳出窗户,特警就已经集结完毕,鱼贯而入。
当他们看见工厂内的一片狼藉,都傻了眼。
陈子涵一句话也没透露,几个绑匪就活了一个,偏偏还疯了,不停地说着像手接子弹这些乱七八糟的话。
叶沉回到了叶家,发现集团还在,只不过已经萧条了很多,规模比三年前缩水了一大半。
最让叶沉惊怒的是,他父亲叶城半年前,便已经成了植物人。
得知这个消息,叶沉立刻赶往江北总医院的一家VIP病房内。
看到父亲面如枯槁,叶沉怒至极点,一定是龙家、张家步步紧逼,才把父亲害成这样的。
“我当初说过,欠我的,我终究要亲手拿回来同庆帝。”
“都给我等着,负过我的人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!”
叶沉心中恨极,拳头紧握,因为用力过猛,指甲甚至都镶嵌进了肉里。
“你是……叶沉?你居然还活着!”
一个中年女人走进病房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她是叶沉的二婶,看见叶沉时,她的脸色除了震惊以外,还有慌乱之色。
叶沉的表情有些阴沉:“对啊,没想到吧,让你们失望了。”
叶沉不在的时候,叶家集团由二婶一家暂时管理,叶家缩水成这样,他们一家从中榨取了多少油水可想而知。
二婶的反应还算快,马上眉开眼笑道:“哪有,看见你没事,婶婶高兴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失望。”
看着她假惺惺的表情,叶沉心中更是冷笑,开门见山道:“既然如此,从今天起,叶家全权由我负责,你们无权干涉。”
二婶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。
二婶一家眼馋叶沉家业不止一天两天了,如今好不容易得到手,怎会甘心交出去。
她收起了之前热情的表情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呦,三年不见,你长本事了,敢这么和二婶说话啦?”
“哼,你走之后,你爸瘫在床上,不是我们一家帮你们照料家业,你们集团早就没了,现在你一回来,就不让我们家插手,你觉得合适吗?为什么?不信任二婶吗?”
“为什么?”叶沉冷笑一声,“我叶沉行事,何必向你解释?”
听到这话,二婶当即撒泼道:“你牛逼什么?你不就是仗着老爷子喜欢你,想将我们这群亲戚全都排挤出去吗?我告诉你,做生意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小心赔的血本无归!”
叶沉冷冰冰的凝视着她,说道:
“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
“我不是在与你商量。”
“今天,你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赵道新!”
看着叶沉冰冷的表情,二婶蓦然一惊。
她这才发现,叶沉与三年前相比,简直判若两人。
三年前的叶沉,怎敢这样对她说话?
她嗤之以鼻道:“你知道叶家现在是什么样的烂摊子吗,就敢口出狂言。”
叶沉面色不变,冷漠的开口道:“是不是口出狂言,到时候自然会见分晓。”
见叶沉死了心,要掌控叶家的权利,二婶也没有办法,阴阳怪气的说道:
“下月九号,老爷子大寿,别忘了来参加宴会,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大的作为。”
“婶婶就怕黑权杖,你把你爸爸最后一点家底都败光了,到时候没有脸来参加宴会!”
如果她不是叶沉的二婶,叶沉早就忍不住一掌将她拍死。
叶沉一家落难,他们不守望相助也就算了,居然还想落井下石,从自己家里分一杯羹。
“不劳你费心,我会去的,你请回吧。”叶沉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“好。”
二婶深深地看了叶沉一眼,冷哼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她绝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叶沉一家这块肥肉,既然她得不到,她也不想让叶沉得到。
“既然你想接管叶家集团,婶婶一定会好好帮你的。”二婶阴测测的笑了,打了一个电话。
她不能让叶家起死回生,不过,却能稍稍推一下,让叶家万劫不复!
她可不想看到,叶沉走了狗屎运胡悦儿,让叶家生意有了起色。
看着病床上的父亲,叶沉心中五味杂陈。
小时候,父亲一直是他的保护伞,伟岸的后背,仿佛能够遮挡一切风雨。
叶沉也以为可以一直躲在父亲的身后,一生无忧。
蓦然回头,原来父亲也老了吗?
“以后,就让儿子保护你吧。”
叶沉暗暗下定决心。
他要重振叶家,要成为万人之上。
如果是从前的叶沉,也许会做不到。
可今日的叶沉,绝对有信心。
任你权势滔天,
任你家缠万贯,
与我何干?
我自一剑斩之!
替父亲把脉过后,叶沉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父亲的情况并非不能治,只要每天他用内力为父亲治疗,一定能让父亲苏醒。
如果进度快的话,父亲应该能在爷爷大寿的时候苏醒。
下月九号距离现在只有短短的二十天。
叶沉必须争分夺秒,他要在二十天后,风风光光的踏进叶家的宴会,举世瞩目!
“你们不是都想看我笑话吗?”
“我叶沉到时候,绝对要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惊喜,看看你们还敢不敢在我面前趾高气扬!”
叶沉取出随身携带的十六根银针,小心的扎在父亲的几处穴位上,每一针,都暗自加了内力。
施针完毕,叶沉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。
不过,看着父亲的脸上红润了很多,叶沉这才放下心来。
有他在,父亲就决不会有事。
就这时,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了,一个男人吵吵嚷嚷的走了进来。
“你们叶家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“我们王家的女儿,怎么能和一个消失三年的人订亲?”
当他看见叶沉的时候,先是一愣,而后瞪大眼睛,像被一把掐住脖子的公鸡,显然不敢相信叶沉真的回来了。
这个人名叫王威,是叶沉未婚妻的父亲。
见到叶沉还活着,王威的表情极为难以置信:“你,你居然回来了?”
不过,转瞬之间,他便从惊愕里反应了过来,恢复了之前高高在上的语气,开口道:“你回来了更好,叔叔劝你,赶紧把婚书交出来,我们王家就一个宝贝女儿,我不可能把她交给你!”
“你是来退婚的?”叶沉的脸上并没有愤怒,很是平淡的问了一句。
“你答应了?”王威心中一动,见叶沉没表示反对,顿时惊喜万分。
他本以为叶沉会纠缠他一阵,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顺利。
“哈哈哈,还是侄子你明事理。”
在他心里,叶家就是瘟疫,谁沾染上谁倒霉。
敢惹帝都张家和江北龙家,这叶家必然没有好下场,如果他家女儿嫁入叶家,王家必然也会惹祸上身。
“其实吧,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和雯雯挺般配的,可惜造化弄人……”
“当年你们叶家鼎盛时,倒也能配得上我们王家,只是现在虎落平阳,就不好说了。”
“这点钱,是叔叔的一点心意,先拿着吧,以后莫要在人前提婚约之事,以影响我女儿的名声。”
说着,王威随手将一张银行卡扔在了床上。
像是施舍给乞丐一样。
叶沉并没去接那张银行卡。
而是饶有趣味的看着王威。
“你刚才说,我们叶家全盛时,能配你们王家?”
王威听到叶沉的话,面色有些不自然。
叶沉当即大笑起来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“你是金鱼吗?记忆时间只有3秒?当初我们叶家鼎盛时,你们王家算个什么东西?四流家族都算不上吧?”
“要不是你们哭着喊着和我们叶家攀上这门亲事,你们王家能有今天?”
“您这脸皮真够厚的,居然还有脸找我退亲?”
王威一听这话,脸色一下就黑了,不动声色的把卡收了回去。
这小兔崽子牙尖嘴利,给脸不要脸,居然这么不识抬举!
“说以前有什么意思,我只知道现在,你们叶家什么都不是。”
“你以为你还是叶家少爷,该醒醒了吧,叶沉,现在的你,根本高攀不起我们王家!”王威冷声道。
“好一个我高攀不起!”
叶沉喃喃自语,漆黑的眼眸里被无尽的寒意吞噬。
旋即,他骤然道:
“王威,你以为自己家的女儿是仙女吗?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叶沉指手画脚?”
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你怎么知道,我就没有东山再起之日?”
“我会让你知道,到底是谁,高攀不起谁!”
王威没想到叶沉会说出这种话,登时恼羞成怒。
“你的意思是,你不答应了?好,我会让你答应的!”王威阴狠的看了叶沉一眼,便要离去。
盲目自大的臭小子,我看你们叶家能撑到几时。
“等一下。”叶沉忽然道。
王威扭过头,只见叶沉取出一张红纸,正是当初签订的婚书。
“王威,看好了,不是你们王家找我叶家退亲。”
“而是今日,我叶沉,要休妻!”
“我要休了你们王家的女儿!”
叶沉话音一落,手中的婚约当即碎成漫天纸屑。
看着叶沉居然亲手碎了婚书,王威先是错愕,随后大喜。
这代表他王家,终于和叶家没有了一点关系,终于不用再受叶沉这个废物的拖累!
他的女儿,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嫁入豪门。
叶家算什么东西?
如今地位不同,王威绝不会让自己女儿嫁给叶沉。
“哈哈哈,这可是你说的,千万不要反悔!”王威大笑着韩绍功,欢天喜地的走了。
他才不在乎休不休妻,只要能摆脱叶家这个累赘,他怎么样都可以。
看着王威离去,叶沉轻呵一声,露出了自嘲的笑容。
长恨人心不如水,等闲平地起波澜。
想当初,叶家全盛的时候,这王威在他的面前,可是从来都不敢以长辈自居,进叶家的门都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哪做的不周到,惹叶家的不喜。
叶沉也曾经以为,王威百般呵护他,是出于长辈的呵护心意。
没想到叶家沦落以后,王威变脸变得这么快。
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叶沉失望的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
“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!”
“谁能一世昌平,没有低谷?”
“有朝一日龙穿凤,我必重燃烧天火!”
“有朝一日虎归山,我必血染半边天!”
“有朝一日剑在手,我必杀尽负心狗!”
“总有一天,我会告诉你们,到底是谁,高攀不起谁!”
站点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