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张韶轩博客!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气血不足女子用闺蜜手机错发“我怀孕了”给老公,收到回复惊呆了...-添香书舍

全部文章 admin 2017-08-04 39 次浏览
网站分享代码
女子用闺蜜手机错发“我怀孕了”给老公,收到回复惊呆了...-添香书舍

高耸入云的大楼白云缭绕,直逼晴空。
美国,烈氏集团总部十三楼,烈氏集团总裁办公室。
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高大男人斜斜倚在沙发上,年轻的五官笼罩在阴影之下热血八路,周身肆虐着冰冷与淡漠,消瘦的下巴线条硬朗不已。
虽然闭着眼睛休息,却依旧透着淡淡的疏离和强大的逼迫之感。
叩叩叩——
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,紧接着,一个身穿黑色职业装的秘书走了进来。
身材高挑,前凸后翘,胸前的纽扣敞开,露出一抹嫩白,和一道深深的沟壑,眼角上挑的眼眸极是妩媚,两条白皙圆润的长腿民国狂人,暴露在外面,走路的样子都是婀娜多姿的。
这样的尤物,若是别的男人看到必定是要血脉喷张,但眼前的男人依旧是半点反应没有,身上的疏离没有减少半丝。
好似面前的尤物对他而言,不具有一丁点的吸引力。
弯腰而下,圆挺的翘臀凸起,胸前的一抹更加鲜艳。
将怀中的资料放到了男人面前的办公桌上,秘书心中微微轻叹了口气,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休息的男人,颤了颤,轻声提醒道:“总裁,这是莫毅发过来的资料。”
唰——
男人紧闭的眼忽的睁开,深邃的眼眸中流光一闪而过,迅速的拿过那叠的资料看了起来,一向神色不喜外露的他,眉宇间却透着一丝紧张。
资料上的首页,一个少女在照片中笑得极其灿烂。
小小的鹅蛋脸上镶嵌了一对明眸,微笑着的时候,眼眸上华光乱颤,小而挺的鼻子下一对粉嫩樱唇,虽然不是倾国清晨,却干净而恬静,让人倏然生出一股强烈的保护**。
越往下看侯门椒妻,男人脸上的表情就越发的舒坦,直到最后,嘴角的弧度已然微微上翘。
忐忑着的秘书见此不由心中好奇,总裁一向喜怒不形于色,好似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引起他的兴趣,这叠资料中,到底有什么东西让总裁这般……高兴?
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资料,却见自家总裁瞥过来的一眼沧海桑田造句,顿时吓得花容失色,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。
“啪嗒——啪嗒——啪嗒——”
指骨分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办公桌,发出清脆的响声,悠悠回荡在偌大的办公室中,有些许的空灵意味。
秘书看了一眼这个动作,在总裁身边工作了那么多年,她知道这意味着总裁在思考问题洪文安微博,当下一动不动的站在旁边等候吩咐。
烈夜视线始终放在办公桌上那件文件上,具体的说,是放在文件上的照片之上。
安邑公司董事长安培的长女,安恬。
原来你的名字是这个么?
安恬。安恬。安恬。
心中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,每念一下,烈夜眉间的阴暗便消散一丝,眼中的冷漠也融成一片明净的暖意。
修长的手指缓缓的抚上照片上那张明媚的小脸,烈夜原本深邃的眼眸中黑色越发的浓郁起来,沉声道:“去和安邑集团沟通投资事宜。”
“可是总裁爱新觉罗州迪,安邑集团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梁旭辉,这……”说到最后,秘书赶紧闭嘴,总裁的决定,是不由得她去置疑的。
“将安邑集团的资金链补上,告诉安培……”烈夜的眉头微挑,手指摩擦着桌面的照片,“这,是聘礼!”
听见最后的两个字,秘书被这消息吓了一跳,抬头看去,却看见了总裁神色上无一不是认真,当下应了一声,不敢再多加揣测,缓缓的退了下去。
偌大的办公室中,瞬间只剩下烈夜自己一人,只是他的身上已经不似方才那般冰冷而透着狠戾,一身的寒意,已经融化殆尽。
久久,空气中才传来一句话,带着期翼,和隐隐的欢喜:
“恬儿,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。”
一个月后
庄重而古典的大教堂中,不似往日的安静,宁静中带着丝丝的暖意,渲染在整个教堂的四周林树哲。
教堂的四周围上了白色的礼纱,富贵豪华,却不张扬。
周围宾客目视前方,视线在触及这个男人时又不自觉的移开,心中越发的浮起臣服之意,只为了这个帝王般高高在上,目空一切的男人。
今天,正是烈氏集团的总裁与安氏企业的千金联姻的日子,这个商业霸主,烈夜的婚礼!
教堂的偏厅,一袭白色抹胸婚纱的安恬双手紧握站立在彩色玻璃前,紧闭着的眼睛下纤长的睫毛垂出一道淡淡的光影,鹅蛋脸上天庭饱满,小而挺的鼻子下是一双如玫瑰般娇嫩的红唇。
白而透的头纱披下,羊脂玉一般的长腿隐约可见,肩上细小的锁骨,将她闭着眼睛许愿的面容衬得越发的恬静,只是那微微蹙起的眉宇,还是将她的不安泄漏而出。
“唉……”许久,娇嫩的红唇中溢出一声叹息,轻轻的,安恬的眼角也随之而溢出了一滴晶莹的水色。
今天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,她的婚礼,可是,她却觉得异常的荒唐可笑!
因为她要嫁的人,她根本就不认识,甚至连面都没见过,而她却还不得不嫁。只因为人家给出条件能够拯救整个安邑集团。那是爸爸的毕生的心血,她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。“姐姐……”安媚皱着眉一脸不忍的从背后轻轻搂住安恬,声音中带上了哭腔:“你要是真的不愿意嫁,那我替你嫁吧,我也是安家的一份子,不能什么事都让你一个人承担啊!”
“说什么傻话呢!”安恬抬手抹去眼角的泪,修长的睫毛眨动,转过身,很吃力才扯出了一个笑意:“你还有大好的前程,怎么能就这么葬送了?更何况,那个人指明了要娶的是我,我怎么忍心让你去受苦?”
传说烈夜手段铁血,脾气古怪,喜怒无常,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商业魔头,安媚是她最疼爱的人,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妹妹去嫁给这样一个人的。
这时,教堂的钟声传来,安恬似是下定了决心般,朝着安媚露出了一个微笑:“走吧!时间到了。”转身的那一瞬,只有她自己知道那种心脏被撕裂的感觉有多痛。
安媚侧眼看见安恬这般,嘴角终于带上了一丝笑意,扶着她往教堂正厅而去。
挽住安培的胳膊一步步的走向红毯尽头的那个男人,安恬觉得世界安静得只剩下了自己平缓的心跳声。
她看到。一个身材纤长的男人站立笔直,几乎一米九的身高,深邃的眼眸,高挺的鼻子下一双薄唇微抿,完美而立体的五官好似被大师雕琢而出,那一身气度却如寒冰般凌厉,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疏离。
早就等在中央的烈夜在安恬出现的那一刻,视线就已经放在了她的身上,彩色的光辉从教堂上方的玻璃窗投下,撒在了一袭洁白婚纱的安恬身上,宛如从天而降的仙子。
烈夜看着那抹身影,一直紧抿着的唇微微咧开,眼中的寒意在触及她的时候消融而去,融合成一道暖光,周身的凛冽也随之消散,只为她一个人。
隐约看到他嘴角的那抹弧度,安恬心中微愣,整颗心却犹如浸入了冰窟,寒冷入骨,这个男人即便是嘴角带笑蒂娜特纳,却也是霸气得令人心惊靳爱兵,这样骄傲而地位尊贵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为什么要选择和安家联姻?
看着安恬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,烈夜只觉得她那一步步都踩在了他的心尖上,撩得他整颗心都酥麻了起来,他等了那么久,这一刻叶茂菁,终于等过来了。
这双眼睛,和记忆中没有任何区别!就是她,没错了!
看着那道娇小的身影走到了自己面前,烈夜缓缓的将手伸了过去气血不足,声音低沉:“过来。”
安恬一怔,嘴角都是苦涩,果然她猜得没错,这个男人常年位居上位,早就习惯了发布施令,就连婚礼上,他也是这般命令她:过来。
而她,不允许说不,不管是当初联姻的决定,还是今天的婚礼,都由不得她。
眼睛有些湿润,安恬微微低头掩盖住发红的双眼,将手搭了上去。
烈夜大手握住手心的小手,柔软无骨的触感让他心中的保护欲更盛雅僧佛公子,爱怜的将她搂入怀中,轻声道:“不许怕我。”
他已经是刻意放柔的声音,却依旧硬朗无比。
安恬苦笑着点点头,这个男人,连她的情绪都要接管了吗?
看着怀中人儿嘴角的苦笑百世元婴,烈夜眉头微拧,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,让她看着自己,却见她双眼都是水雾,不由得心中一滞,有些手无足措的微恼:“该死的!别哭!”
一出口李霹雳,又不自觉的带上了命令的语气。
眼见安恬眼中的雾气更甚,烈夜只觉得从来没有的无措过,张嘉蓉微微拧眉,想也没想的低头吻了上去。
唇瓣相接,轰的一声,安恬脑中似炸过一道天雷,一股酥麻从唇瓣上传过,掠遍全身,一瞬间让她僵立在地,大脑中一片空白。
这……是她的初吻啊!
眸中倒映着怀中人儿呆滞的表情,烈夜缓缓抬头,眼中噙上了一抹笑意,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可爱呢!
回味着唇瓣上的柔软,以及那舌尖甜美味道,烈夜笑容更甚,这种感觉还真是美妙呢。
周围的宾客见此,不由得多看了安恬两眼,这个女人到底是凭的什么,竟然能够得到烈夜的垂涎,要知道,烈夜身边从来没有女人,可如今一回国,就立刻结婚,这速度,也太快了!
伴娘席上的安媚见此,眼中快速的闪过一道光线,却又很快的被盈盈的笑意所代替,任谁看,都是她为自己的姐姐感到高兴的样子。
站在烈夜身后的烈家二把手莫毅看到自家老大这幅样子,心中欣慰,老大终于像个有血有肉的人了,不由高兴得嘴巴都咧起来了,催促神父道:“快开始吧k9078!”
神父微微一笑,宣读起了古老而冗长的誓文,宣告着这对恋人的婚礼正在进行。
许久,神父扭头看向烈夜:“烈夜先生,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?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或是其他理由,都爱她科兴插班生,照顾她,尊重她,接纳她,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?”
“我愿意。”没有丝毫犹豫,烈夜环着怀中的人儿,心中升腾起的是无比的满足感。
神父点头,看向了安恬:“安恬女士,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士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?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或是其他理由,都爱他,照顾他,尊重他,接纳他,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?”
耳边听着神父的话,身边的男人目光正极尽温柔的看着自己,安恬眼前却飞速的闪过另外一张脸,俊逸而干净的脸庞,不似身边这个男人的凛冽和霸气,却格外的令人温暖。
疼痛,一瞬间就在胸口处泛开了,疼得无法开交。
她爱他爱了那么多年,做了那么大的挣扎,才终于下定决心回来找他,却莫名其妙的成了联姻的对象,嫁给了一个她不爱的人。
这不是她想要的,但是人生梁锡昌,又有多少事情是自己能够控制的呢?即便再痛,再无奈,现在她也已经走入了婚礼的殿堂,她和他,终究是要错过了白殊羽!
想到这里,安恬只觉得鼻子酸得疼了起来,苦涩在嘴角怎么也散不过去,眼前一片模糊,身边白色的装饰和周围喜气洋洋的气氛,让她越发觉得自己格格不入。
久久都没有听到安恬的回答,神父又再度问了一遍,却发现安恬脸上已经染上了泪痕,不由得顿住了,看着这个哭泣着的美丽新娘迟迟没有说话。
能进入婚礼殿堂的人,大都是烈氏本家的人和安家的人,在看到安恬的反应之后,都齐齐沉默了,在婚礼现场上安恬这样以沉默对抗,难道她不愿意嫁给烈夜?
烈夜眉头微拧,搂着怀中人儿的手臂动了动。
难道他和她没有联系的这些年,发生了什么吗?
回过神的安恬忽的抬头,正好撞见了烈夜眉头紧皱的样子,他本就严谨的五官因着皱眉,越发的骇人了,安恬赶紧低头,却发现自己脸上湿了一大片,赶紧伸出手轻轻擦掉。
叹了口气,安恬咬了咬唇,她不能再这样了,如果被烈夜发现她有什么异心庞小杰,这样恐怖的男人,恐怕生气起来,会拿安氏开刀吧!
罢了罢了,就牺牲她一个吧,只是结婚而已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
深深吸了口气,安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好似要用光了全身的勇气:“我愿……”
“我不同意!”↓↓↓
站点统计